关咏荷电视剧什么是殷勤?-筵宴之家

发布时间:2016-02-03编辑:admin阅读:150

    什么是殷勤?-筵宴之家

    什么叫作殷勤?殷勤就是不懒惰,就是不怕事情。殷勤,就是不让有事情变作没有事情南国花郡,反而要使没有事情变作有事情。我们要知道,在神的工作里,如果不是我们去找事情的话,那就的确可以作一天休息两天了。在神的工作里,我们绝不能作一个碰着有事情才作的人。如果要碰着有事情才作的话,那已经不是一个殷勤的人了。殷勤的人是不会空闲的,他就是一直在那里找事情作,总是在神面前思想,在神面前祷告,在神面前仰望,在神面前考虑,找出事情来作。如果不是这样,那就没有事情了。如果我们只是‘奉行故事,’那‘故事’是会越过越没有的。我们盼望在工作上,因为我们是事奉神的缘故,能彀在那里发现事情,找出事情来作。我们要在神面前多祷告,多仰望。我们是在那里看,看见有一件事情要作了,就去作。我们在那里再等候,再仰望,找出来又有一件事情要作了,就又去作。接下去,我们再求神的旨意,看见又有事情要作了二重身,就又去作。这才叫作事奉神。主说,‘我父作事直到如今,我也作事。’(约五17。)我们绝不能把这两句话改作‘我父休息直到如今,我也休息。’懒惰不是我们的路。我们的路是‘我父作事直到如今,我也作事。’
    所以我们在神面前要问说,‘主阿,你有什么事情要我作?’在主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谈话以后,主对门徒说了一句话相当特别,祂说,‘你们岂不说,到收割的时候,还有四个月么咸殷晶?我告诉你们,举目向田观看,庄稼已经熟了,可以收割了。’(约四35。)如果照主门徒的计划,那还得等四个月才能收割;但是,照主的计划,今天就是收割的时候了。照人的估计,还得等四个月才收割,但是主说,‘你们举目向田观看,庄稼已经熟了,可以收割了。’今天就是缺少这样举目观看的人,关咏荷电视剧所以事情都拖到四个月以后才作。今天许多人都躲在家里,许多人都不往神的路上走,许多人的眼睛都不在那里看神今天作什么事。上一节主耶稣对他们说,祂所作的是祂的父差遣的;这一节就给他们看见说,要常常举目观看。你不举目,就没有事情。所以工作的问题是殷勤的问题,是不懒惰的问题。并不是说,手里有多少就作多少,乃是说要举目去找事情作。有许多事情,神在那里动,你的眼睛要举目找出来。你要举目观看,看在这里有没有庄稼,庄稼熟了没有。你要看,你就有事情作。可是希奇,有许多人竟会空闲着好像没有事情作波斯顿矩阵!
    有意思要作事情的人,总在那里找事情作;没有意思作事情的人,就是怕事情发生。殷勤的人总是等候在神面前,他一没有事情作超重神,就去等候在神面前,看还有什么事情要作。他总是找机会去作事情。有一次有一个弟兄说,‘某人真是不应该,外埠有这么多弟兄来这里,他都不花一点工夫与他们有一点交通东方辉针城。’另外一个弟兄说,‘你为什么不告诉他?’他说,‘这还用告诉么?’这句话再对也没有了。事奉神的人应当等候在神面前找事情作。当然孟夏草木长,这并不是要故意去忙,故意去乱;这乃是说,事奉神的人应当到神的面前去寻求,应当举目观看,常常有这个举目观看的习惯。你没有空的时候,神不把另外的担子交给你;你稍微一空,就应当问主说,‘主,你要我作什么?巩天阔’只要你一举目,你就会看见在这里有许多人需要你去服事。
    谁一直没有事情,没有别的缘故,就因为他平常是懒惰的,作人是懒惰的。他这个人是懒惰的人,一件事摆在他手里,别人一天可以作了的,他十天还作不了,他不想作事情。弟兄姊妹,你总得主动的去找事情作,如果你没有在神面前寻求,没有在神面前祷告,没有找出事情来,那你是一个懒惰的人,不能作多少工,即使再过五年、十年,你的工作还是不能作多少滕州东站,这是一定的。
    作主的工,有一个基本的要求,就是在神面前眼睛是非常明亮的怛罗斯之战,一有事情,就知道这个该作,这个该动。如果没有这一个,那有什么工作好作呢?我们的灵要从神那里有感觉,如果感觉不敏锐,那就作事迟慢。弟兄姊妹,我们从来没有看见一个被神用的人是懒惰的骨嘴沙皮。能被神用的人狂风卷奔云飙,乃是肯花力气的人,找事情作的人,总不肯放松的人,总是一天作得了的事不摆在两天作,总是舍不得时间的人。凡把时间放松的人,在神的手里没有多大用处。有许多人需要别人去拨动他们,像钟一样要人去拨动,别人推他们,他们才动,不推就不动乡村修道士,这样的人在神的工作里是不行的。无论在那一个地方,如果有弟兄是肯花力气的、殷勤的,就都有结果。有的地方,神所以在那里大大的工作,就因为有许多人在那里殷勤作工;有的地方,神的工作越作越萎下去,就因为有许多人在那里偷懒。我们没有看见懒惰的人被神用过。工作作不好,许多时候就是因为人懒惰。
    ‘殷勤’在希腊文里是‘斯抛待’(σπονδ?,),‘斯抛达梭’(σπονδ?ξω)中文圣经除了译作‘殷勤’(罗十二8,11,林后七11,八16,来六11,彼后一5,10,三14)以外,有的地方译作‘热心,’(林后七12,八7,8,加二10,)有的地方译作‘赶紧,’(提后四9,21,多三12圣战士罗宾,)有的地方译作‘尽心,’(犹3,)‘极力仙流文,’(帖前二17,)‘竭力,’(弗四3,提后二15,来四11,)‘尽心竭力,’(彼后一15,)也有地方译作‘急忙。’(可六25,路一39。)从这些不同的翻译中,我们也能领会到‘殷勤’包含些什么意思。罗马十二章十一节正好把‘殷勤’和‘懒惰’摆在一起,就是‘殷勤不可懒惰。’换句话说,不殷勤,就是懒惰。在属灵的事情上,我们一个人也许要当作十个人、一百个人用才好。如果事奉神的人再懒惰下去,那就工作不能作了。如果我们这些人是懒惰的人,如果十个人只能当作一个人用,那我们怎么能应付工作的需要呢?所以,弟兄姊妹,我们要有这个殷勤的性情。事情到底忙不忙,那还是第二个问题,第一要紧的,就是我们的性情必须殷勤。我们在神面前应当是一个尽心竭力找事情作的人。当然,这并不是要我们故意在那里忙乱着,故意忙乱是没有用的。我们要殷勤,意思就是我们在神面前要是一个不怕事情的人,是热心的在那里事奉神的人,是灵里火热的人。我们在神面前总是找事情来事奉神。这不一定在动作上表现出来,但是,要在我们的品格、性情上表现出来。如果我们的性情是懒惰的,那即使一天忙十二个钟点也是没有用的,因为过些日子就了了。必须性情是殷勤的,不懒惰的,才有用处。有的人能勉强自己作两个钟点的事情,但是他那个人还是一个懒惰的人,还是一个怕事情的人。他一天到晚祷告,盼望大事化小事,小事化无事,最好一点事情都没有。我们的主不是这样的沙果花,祂到世界上来是寻找人,找出事情来作。祂说,‘人子来,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兰花草简谱。’祂不是来遇见人,而是来寻找人。我们在神面前也要有这样的性格才有路走。
    彼后一章五至七节说,‘你们要分外的殷勤;有了…又要加上…;有了…又要加上…。’这个叫作殷勤。彼得在这里说了七次‘有了…又要加上…,’这给我们看见,殷勤的人总是加上又加上的,总是不了的。我们应当在神的面前养成这种性情。有了这一个,又要加上那一个,总是一直不了,一直再加上去川田麻美。我们在神面前要这样去顶,才顶得出东西来。如果我们的性情是游手好闲的,那就无论到那里去都没有路。有的人在工作上根本一点责任都没有,一点不觉得重担在自己身上,没有想要把工作作好,没有想要把工作作大,没有想要神多得着人,没有想要把主的福音扩展到地极,他什么都能挨得过去。这样的人,神怎么能用他?
    怎样殷勤呢?有了还要加上,有了还要加上,这样,就不至于懒惰了。换句话说,懒惰这个东西是必须用殷勤去对付的。殷勤是怎样的呢?殷勤就是有了还要加上,有了还要加上,总是觉得不彀,总是不就算了,总是不就停了,一直作到一个地步,充充足足的作到一个地步,在认识主耶稣基督上,不至于闲懒不结果子。弟兄姊妹,我们要用这么多次的‘有了…又要加上…’去对付懒惰。
    弟兄姊妹,我们要求神使我们在性情上有改变,叫我们作一个乐意作事情的人,作一个找机会事奉主的人,而不作一个懒惰的人。

关键字